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旅游指南 > 休闲娱乐 >
时间:2009-11-15 11:17来源:五雷山旅游网 作者:周保林 点击:

 

毛泽东同志曾在井冈山的斗争中说过,贺龙不就靠两把菜刀起家吗?
关于贺龙元帅靠两把菜刀起家的故事,已家喻户晓为桑植芭茅溪。其实贺龙从1915年至1917年,用菜刀砍枪共发生过三次,而且先后发生在石门、桑植、慈利三个县内。
笔者为了弄清这一问题,根据多年查找的资料,再现当年的场面。
 
一、泥沙镇砍枪
 
1915年中秋,年近20岁的贺龙(云卿)经留日学生陈图南介绍,加入了孙中山创立的中华革命党,他带着重要使命,沿着他过去赶骡子的路线,以贩羊为名,到辰州一带宣传孙先生的主张,发展革命势力。不料行至沅、慈、庸三县交界的熊壁岩被官兵截住,沅陵县警备队将他当作土匪抓进了大牢。
贺龙出狱后,在大姐贺英(又名民英)的鼓励下,决定要抓枪杆子。同年921日,当晚来到大庸的四都坪。通过过去赶骡马的老关系,发展了10多个革命党人。在慈利三官寺,得到武昌首义司令唐以祀(牺支)等人的援助,又发展了8人。这个以贺龙为首的秘密组织像滚雪球一样,不久达到了100多人。这时“讨袁”浪潮已席卷全国。贺龙正愁缺少枪支,意欲到泥沙搞枪。1916121(腊月17日)的这天晚上,月黑风高,寒风凛冽,贺龙身藏暗器,带上谷彩之、贺小卿等50多个兄弟,加上他的大姐夫谷绩廷一行,直奔泥沙镇。
泥沙是湖南石门与湖北鹤峰两县交界处的一个山区古镇,镇址建在碟水河畔的险要处,“苍林惨似熊罴啸,怪石森如剑戟攒”,以盛产红茶而闻名湘鄂。全镇两百多户人家,近千口人。民国初年,时任澧州镇守使的唐荣阳,盘踞这块宝地,当上了所谓湖南督军警察队长。为让其弟唐臣之充当这里的土皇帝,便设了一个分局在此,配备了80多条枪。唐臣之人称二少爷,吃喝玩乐、奸淫掳抢、干尽坏事。百姓恨透了他,磕头烧香让天神把他收拾了去。
泥沙镇虽离桑植100余里,却是贺龙与伙伴们赶骡马常经之地,他早在此地结交过不少把兄弟。腊月17日,正是泥沙镇的场期,先天晚上,贺龙一伙早赶到了这里住了下来。深夜,他召集当地旧友举行秘密会议。见大家的反袁情绪甚高,便鼓励大家说:“把二少爷干掉,缴他的枪!”他越说越来劲:“现在云南的蔡锷反正了,湖南到处都干起来了,我们总不能两手空空、手无寸铁呀!这次一定要搞成功,把枪夺到手。”于是,大家商量了四种夺枪的办法。贺龙深思片刻与姐夫谷绩廷交换眼色,对大家说:“大家的主意都好,干脆来个四管齐下。”
翌日,天气晴好。冬日的阳光照得山镇格外旖丽。这天是泥沙镇一年的最后一个场期,场上山货丰盛,人头攒动,几家客栈、酒家、烟馆、赌场给挤得水泄不通。团防局的士兵们每到这天,都纷纷窜了出来,瞅好机会,趁机捞一把。这天一大早,贺龙与谷绩廷、谷彩之等人喜气洋洋地出入客栈、酒家、烟馆、赌场,来往频繁,如穿梭一般。
恰好,县里的戏班这天也在这里凑热闹,锣声响得又脆又早。团防士兵们把“汉阳造”有的倒背,有的顺骑,有的坐着把枪夹在腿中间,一个个鼓起双目,吆五喝六,或盯着钞票,或盯着女人,馋涎欲滴,全场淹没在喧哗声中。就在这时,贺龙在张本纪面馆中摆下4桌酒席,请来了团防局中一些友人要了这个宴席,他首先拱手相请然后举杯对大家说:“各位,今日小弟到此作点买卖,大家都是朋友,愿意与我同生死,共患难的,不管玩枪的,耍马鞭子的,也不分湖南、湖北,我们换个生庚八字,往后哪个若是眼睛长在后脑壳上,上不认兄该天杀,下不认弟该刀剐!来,干!”
正当大家喝在兴头时,谷绩廷突然闪了进来,故意大声向贺龙传送暗号:“好戏开场了,老板请你去看出场戏!”贺龙会意,将谷绩廷招进来入席代他陪客,他便拱手作辞:“诸位失陪!”几步走进厨房,顺手取下一把菜刀,别在腰上,大摇大摆地出了大门,刚走三步,轻咳一声,候在外面的谷彩之走过来,轻声对他说:“机会太好了,团防局内空无他人,门前只有一个哨兵,唐臣之与他的帮凶王队长各搂一个女人在抽大烟,板壁上有20根枪。”贺龙大喜,镇定自若地与他带上10名汉子,飞速冲进哨卡,干掉了哨兵又下了哨兵的武器。紧接着冲进厨房。响声惊动了唐臣之。只见他慢条斯理地打着官腔:“谁在干啥?”只听得一声断喝:“不许动!”没等他醒过神来,谷彩之一个箭步冲到身后,用缴获哨兵的枪口顶住了他的后脑:“你要动一下,就敲了你!”唐臣之骇得浑身筛糠一样,缩成个乌龟头,束手就擒。那个为虎作伥的王队长推开胸前的女人正要掏枪反抗,贺龙眼疾手快,一菜刀下了他的头颅。几乎与此同时,在河滩的吴佩卿和烟馆的赵卜然亦得心应手。30多个同贺龙喝了酒的朋友在谷绩廷的怂恿下,发誓与贺龙结为生死之交,共同举起讨伐袁贼大旗。手无寸铁的骡子客们一下子抓到了枪杆子,欢欣若狂。
不料有人枪走火。场上的人听到枪声,以为又有什么灾难降临,一时大乱,连戏台上的戏子们也差点挤下台来。贺龙见状赶紧跃上太车茶庄的石磴,放开嗓门,大声喊道:“父老父亲们,大家不要慌,我是桑植的贺云卿,刚才是我们提了团防局的枪支,活捉了唐臣之,杀了王队长。与唐家有怨仇的,就跟我们来,天亮的日子在后头;不来的,我劝你们到远地去谋生,要不唐荣阳杀来了就会野猪还愿,一拱而光!”他的话句句打动了在场穷哥们的心,一下涌过来100余人,40多条枪。贺龙趁热打铁,又提了南北墩和当地两个团防局的40多条枪,队伍很快发展到了300多人。
这次泥沙镇首义,立即波及湘西诸县。贺龙见时机成熟,与各地民军首领商议,汇集力量,定出作战计划,经大家议定:先联合一万多人攻打石门军阀,由贺龙统一指挥,仅几天时间,攻取了县城,继而占领慈利、大庸、桑植、永顺、龙山诸县。然而,这次由于缺乏战斗经验,武器又差,兵力分散,不几天,石门失守。贺龙掉回头来再走石门,遭敌军重兵反扑,伤亡惨重,失门再次落敌手。刚兴起的一支义军,处入了低潮。贺龙当机立断,将剩下的兵员和枪支分散隐蔽,以图东山再起。后来,他在自己回忆录中也曾这样写道:“1915年反对袁世凯当皇帝,那年,我19岁。”
 
二、芭茅溪砍枪
 
又是一个黑夜,人们都已进入梦乡。油灯如豆,贺龙与贺英、谷绩廷正在进行密谈,一个中心话题还是枪。谷绩廷有些犯难了:“就是枪源不多。”他的话一落音,贺龙马上接言:“枪源有的是,那芭茅溪盐局的几条枪还不错呢。”贺英眼睛一亮:“那你下一步是砍盐局了?”贺龙点点头。
盐局把持芭茅溪关口,官兵们为所欲为,无恶不作,其罪行贺龙和一批骡客及当地百姓无不恨之入骨,他在几年前就曾说过:“他们是冷水煮团鱼,饶早不饶迟。”今天是时候,该动手了。
191637(农历214),阴雨绵绵,春寒料峭。这天正是洪家关逢场期,贺龙在永顺骡医李大爷的陪同下,回到洪家关后,顾不上休息,来到武林高手韦敬斋家中,开门见山道:“斋公,我们想提芭茅溪盐局的枪,您看如何?”韦敬斋是个40开外的单身汉,曾拜过贺龙的祖父为师习武,一直与贺家关系密切,只是对他的这个打算颇感突然。贺龙鼓动说:“去吧!怕什么,你光棍一条,大不了屁股上拍巴掌,远走高飞。”“要逮就逮吧!反正人总是要死的,死也要当好汉。”斋公和盐局是誓不两立,便对他说:“俺听你贺云卿的。”
贺龙喜出望外。当时,护国黔军纷纷南下入湘,在芷江与北洋军第六军打了一场恶仗,将敌军击得溃不成军,还击毙了师长马继增。一回家又得到陈少南派人从四川送来的情报称:蔡锷已率朱德等部抵达沪州,与敌军展开激战,相持不下。眼下,收拾芭茅溪盐局的枪支以壮大自己的力量自然是一上策。
韦敬斋在当地威信极高。他一开步,很快有王家坪、刘家坪等几个村寨中武林好汉的响应,如飞檐走壁的徐云成,封刀接骨的贺勋臣,武艺高强的王占彪、韦寿清、韦寿荣、徐如卿等21个年轻人,他们在人烟稀少的樵子湾朱德成伙铺里,歃血为盟。由贺龙领头举杯念道:“芭茅溪砍枪,为了是兴兵讨袁,谁要是贪生怕死,反水叛变,该红炮子穿心!”发誓完毕,清点武器,只有1支火铳,3把马刀,10杆梭镖。贺勋臣见武器不够,顺手从铺里拿了3把还未用的菜刀,他和贺龙、韦敬斋三人各持一把,连夜出发。
这天晚上,天空有一层稀薄的云雾,虽有月亮,但光线朦朦胧胧,从樵子湾却芭茅溪盐局,全是一条蜿蜓曲折崎岖的山间小道,时而攀崖爬壁,时而越涧过溪。上战场的壮士们充满了战斗的豪情。
芭茅溪位于澧水上游,离桑植县城150华里,与湖北鹤峰毗邻,是通往云贵川鄂的要塞,因芭茅茂密掩溪而得名。巍峨的四门崖下有一条小溪,溪畔有几家吊楼伙铺和一个榨油场,两边高山峡谷,绿荫遮日,虎啸狼嚎,给人一种阴森恐怖之感。
清道光年间,湖南为控制大量川盐流入湘西,在这里派了官兵设了“卡房”。民国初年,湘西当局在卡房处设置了拥有10多条枪支的盐局。用一色的大方木料和石头建筑而成,十分坚固。这里名为盐局,实则是万税关,明抢暗要,哪怕几斤洋芋,也要三抽一。大家越想越恨,恨不得几步奔到目的地,铲平盐局。一路小跑,一气奔了90里,来到杨家嘴。探听情报的韦寿臣踅回身子报告说:“盐局只剩李佩卿、姜玉卿和彭大其几个人,喝了酒正在酣睡,正好下手。”贺龙听了暗自庆幸,将兵分为三路:一路由他本人带领韦敬斋等4名高手当前锋,用榨油场的撞杆撞开大门;一路由徐云成、王占彪带领攻打耳门;一路由贺勋带领堵住后门。待大门打开后,以点燃油纸为号,一齐动手。大约二更时分,贺龙等人猛力将大门“哐啷”一声撞开。李佩卿从梦中惊醒,想负隅顽抗,贺龙挥起一刀,先杀了姜玉清。大家一齐动手,生擒了李佩卿和几个税警,缴得毛瑟步枪12支。又将帐本一把火烧了,将食盐分给当地贫苦农民,人们拍手称好。第二天,盐局留下两具残尸和几个被活捉的税警,他们身边还有三把砍卷了口子的菜刀。
贺龙劈了芭茅溪盐局,组成民军的消息不胫而走,在湘西声势日渐强大。袁世凯的称帝梦正酣之时,忽然受了重重一击,吓出了一身冷汗,急忙派凤凰籍熊希龄为湘西宣慰使,回湘西讲和调停。贺龙在洪家关召开桑植讨袁民军成立大会,会后对民军严格进行军事训练。大庸民军领袖罗剑仇派罗贵福为代表前来协助贺龙进行军训,练习射击;慈利革命党人卓晓新专程赶到这里,见了这个热气腾腾的场面,当场挥笔写了“讨袁军”三个大字,由洪家关的刺绣能手将这三个字用黑线绣在战旗上。战旗悬挂洪家关的上空,迎风招展。
罗剑仇委任贺龙为湘西护国军左翼第一梯团第二营营长,贺龙的桑植讨袁民军数百人正式编入护国军。孰料罗剑仇一时失误,加上贺龙年轻经验不足,中了敌人奸计,将队伍开往常德、桃源听候整编的途中,遭到湘军旅长卿衡伏击,罗剑仇全军覆灭,贺龙因出营侦察才幸免于难。逃回老家时,已只有三人两枪了。
贺龙见了贺英第一句话:“我的几百条枪全玩掉了。”贺英鼓励他说:“留着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只有人在,没了枪找敌人要去。”一句话说到贺龙的心坎上,疲倦不堪的国字脸上露出了笑容。他又想到另一个地方砍枪,那就是慈利两水井。
 
三、两水井砍枪
 
贺龙要谷顺如把埋在茅厕坎上的两只长枪取出来,然后又要他去找刘汉元和谷膏如,一同商量如何东山再起。决定让谷顺如与刘汉元以两只长枪为基础,重建武装,他本人与谷膏如去慈利运动军队。谁知,谷膏如一到慈利就被抓捕。贺龙独自一人,直奔两水井。
两水井是慈利与桃源交界处的一个小山镇,两县界址上,有两口并列的石砌水井,井口一般大,井水一般清,奇怪的是两县人户屋檐互接,炊烟相连,而其口音各异。因此而闻名遐迩。是常德通往湘西的大门。
191724(农历1223)贺龙来到慈利两水井饭店老板王春和家中,当晚并会见了当地青年王海洲,谈了许多秘事。第二天,太阳出山,贺龙望着这奇特的水井正在出神,突然见对面大路上匆匆走来了一个小伙子,便将其拦住:“喂,小伙子,啥子事走得如此急?”小伙子说:“赶路去常德。”贺龙又问:“干什么?”“我爷爷要我去找贺龙。”贺龙一听与自己有关,又问:“你爷爷是谁?”小伙有点不耐烦了:“我爷爷就是大名鼎鼎的吴佩卿。”原来小伙竟是自己老伙计的孙子,他忙将自己的真情告诉了他,小伙子听太爷讲过贺龙的特征,果然与眼前的人无异。便告诉贺龙他叫吴玉霖,并陈述了打算。当贺龙听到“打富济贫”四字,感到格外亲切,认定又是一个同路人,于是商量砍枪之事。说也凑巧,就在他俩谈话之时,只见从常德方向来了一群人,簇拥一乘四人大轿经两水井向慈利方向而行。贺龙用肘子碰碰吴玉霖,玉霖会意顺手从伙铺取下两把菜刀埋仗在树林中,原来坐轿的是去湘西填任的县太爷田兴六,轿前有两个护兵开路,轿后有两个护兵压阵。随后的护兵斜背长枪,歪戴军帽,大摇大摆。快进入老树横柯的幽深古道时,一个因吃多了拉肚子,一个捏鼻子等候,手持菜刀尾随在后的贺龙与吴雨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,乘其不备,手起刀落,一把菜刀夺得了两枝“汉阳造”步枪。这惊心动魄的一幕,均收进了王春和、王海洲的眼中。
艺高人胆大,志大敢上天。贺龙一把菜刀剿团防,三把菜刀劈盐局,这次又是两把菜刀重展宏图,对菜刀有了特殊感情。二人各持菜刀和缴获的步枪沉着应战。尽管田兴六派来警兵搜山追赶,贺龙若无其事。忽然飞出一颗子弹,打掉了贺龙的头巾。贺龙却脸不变色心不跳,一摸头皮好好的,骂道:“他奶奶的,竟敢在老子头上开花,老子要你下地狱。”反手一枪,让那家伙应声倒地了。追赶的士兵见势不妙,迟疑止步。贺龙索性站在块石头上喊话:“弟兄们别追了,冤家有对头,瞌睡有枕头,我杀的官家兵,夺的官家枪,与你们无关,你们不要为他们卖命了!”说完,又是一枪将领头士兵的斗笠打飞。其余人乱作一团,有的躲进岩壳里。贺龙又大声再次喊话:“我是一忍再忍,你们要是再追,莫怪我贺龙不讲仁慈了。”这一喊,追兵嗄然而止了。为了保存自己,贺龙与吴玉霖俩到处躲藏。稍待平息,便将两只枪在南乡哥老会陈跃武家藏好后,又托人去常德买了一支马枪。
1918年元月,北洋政府对湖北黎天才的护法独立“视为公敌。”首先派由川陕入鄂的北军吴光新部3万大军涌来,直逼襄樊,这时湖南护法军予以迎头痛击,一举占领岳阳。贺龙不甘落后,凭3枝枪,邀集18个同生共死的后生,积极参战。在入澧县途中碰上澧州援鄂民军游击司令王子才。王有30多人20来条枪,见贺龙精神可嘉,钦佩之余,主动送枪一支,让他当了一名挂牌营长。
可是王子才到石首后,副司令荣金芳临阵脱逃,王子才无奈,自愿将剩下的人马交给了贺龙。实际上贺龙成了湘西援鄂一路军下属游击司令。贺龙领导这支小游击队伍,战斗在荆江两岸,与北洋军迂回周旋,不断打击敌人,壮大自己队伍。北军张敬尧的一个连长带领一排人,在焦圻妄图偷袭贺龙,反中了他的埋伏在一日吃掉。当这个连长发现贺龙的队伍不过几十、步枪不过两支,其余都是鸟枪时,他懊恼万分地对贺龙说:“佩服,老兄,咱了服了你。”
是年3月,北洋政府段祺瑞不甘失败,重新结集直、皖军阀,由吴佩孚、张敬尧、张怀芝、吴光新等率部,分兵4路向湘进攻。护法军抵挡不住,贺龙奉令撤回澧、临边境,顺便提了两个盐税局的枪支和弹药,又应百姓之请在冷水界收缴一恶绅的枪支,并打开粮仓,将粮食分给农民。刚要起身时,贺龙得知仇人张学济的残兵败将从鄂败回,他一气之下夺了他的29支长枪。自两水井砍枪之后,仅两月时间,便已发展队伍100余人,70多条枪枝。
1919年春初,贺龙带上44枪,精神抖擞,威风凛凛地来到夹山寺。夹山寺是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兵败南逃出家之地,化名奉天玉和尚。贺龙自幼对李自成敬佩不已,这次有幸前来拜谒他的偶像,心情激荡。此时林德轩已被委托为护法军第五军军长。驻营石门,贺龙慕名拜访,林德轩久闻其名,今见贺龙,对他两把菜刀东山再起的传奇惊险经历多加赞赏。林德轩将夫人贺氏叫出恭迎贺龙。二人以姊弟相称,并指怀抱的女儿要她叫“舅舅”。林德轩见贺龙生龙活虎,突发灵感,将“云卿”改为“贺龙”,并委任他为护法军第一军一团一营营长和游击司令,驻守桃源。贺龙打出了一面鲜艳的护法军战旗。
贺龙同志在履历表中这样写道:“1917年冬,派谷膏如到慈利运动军队,重新组织武装。12月23日,致函慈利县唐以祀买枪。不久,因谷膏如在慈利被捕,决定在慈利、桃源边境之两水井重新搞枪,与吴玉霖两人各持菜刀一把,尾追到湘西赴任的某县长之卫兵,缴枪两支。后在常德、临澧、松滋、石门、公安、桃源等县继续扩大武装,部队又发展一百余人。12月底,任湘西援鄂民军第一路所属游击司令,参加援鄂战争。”摘自《南昌起义前的贺龙资料选编》之《贺龙前三十年纪事》。
基于上述,可以清楚地看到,贺龙用菜刀砍枪,曾发生过三次,且是不同之地。如果以第一次为准,那么应是泥沙镇,而不是芭茅溪。为何在人们心中形成了芭茅溪的概念呢?道理很简单,笔者从资料中查证,那是第一个写了贺龙在芭茅溪砍枪的故事,就这样自然形成了。笔者以为,真正用两把菜刀砍枪还是两水井,其理由是:一是使用的菜刀数量是两把与实事相符(即贺龙与吴玉霖各持一把,既是史料可据,也有目击者王春和、王海洲见证);二是前两次砍枪,虽拉了队伍,但均未列入正式军事建制,唯独这一次砍枪之后编入了护法军司令德轩的属部,并成了一名出色的指挥官。从此慢慢走上革命征途。

(根据贺龙传记,贺龙自述,当事人王春和、王海洲口述以及有关等各种档案资料)


本文地址: http://wuleixianshan.com/254/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